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明創建 > 文苑漫步 > 正文
十八天自駕云貴川(上)

來源:陳建濤 發布時間:2014-04-04 06:17:11 查看次數:

    寫出的小小黑字,水一沖就沒了,沒繪的內心圖畫,咋擦也不會擦掉。倉央嘉措說的。

    對于一個經不起誘惑,耐不住寂寞,守不住清閑的人來說,一個很不錯的辦法就是走向誘惑……于是乎,收拾行囊,背上單反,拉朋結友,游山履水,用鏡頭描繪風景、用文字述說感受、用舌尖分享美味、用身體挑戰極限,便成了讓你不再寂寞,更舍不得清閑的法子。

     四川、云南、貴州,我夢中的向往,不去怎行!

    遐想

    身未動,心已遠。每日里,某TV的風景廣告反復無情地侵蝕著我脆弱的心靈,讓人心里跟長了草似的,難耐。

    閑暇的日子,不住地想象著,成都夜市上那饞人的美食、瀘沽湖畔神秘的走婚橋、彩云之南浪漫的麗江古城、藍天下白云繚繞的玉龍雪山、金庸筆下刀光劍影的大理古國、洱海畔白族姑娘翩翩起舞的倒影、還有那兒時就已神往的蝴蝶泉、童話般可望而不可及的香格里拉、梅里雪山下的世外雨崩、黔東南舌尖上的美味中國……當然,也曾幻想著一次邂逅的偶遇。這一切,是那么的讓人迷失,讓人浮想聯翩,讓人寢食難安。

    人說,要么讀書,要么旅行,身體和靈魂,至少有一樣要在路上。

   出發

    要出遠門,做好功課是必須的。此行所經的路線如下:洛陽-寧陜-成都-麗江-香格里拉-昆明-貴陽-鳳凰-荊門-洛陽,行程約八千公里。所覽主要景點有:劍門關、寬窄巷子、錦里、都江堰、青城山、瀘沽湖、玉龍雪山 、麗江古城、虎跳峽、香格里拉普達措 、噶丹松贊林寺、納帕海、噶丹東竹林寺、梅里雪山、明永冰川、雨崩村、大理古城、蝴蝶泉、崇圣寺、蒼山洱海、石林、萬峰林、黃果樹瀑布、青巖古城、甲秀樓、西江千戶苗寨、梵凈山、鳳凰古城、芙蓉鎮、天門山。生活用品包括鍋碗瓢盆米面灶,另外導航、地圖、電腦、無線網卡、以及一些應急設備一應俱全。住宿選擇快捷酒店,飲食以地方風味為主,隔三差五自已做。

    終于,一個風和日麗的冬日早晨,一輛商務,一車洋溢著葷酸的歡聲笑語,承載著五個男人粗獷的夢想,踏上了通往川西、云貴高原的夢想之旅。曾有文人騷客說過,青山綠水和佳人,是旅行的最高境界,但是為了后方穩定,那最高境界,咱也不追求了。 23天的公休假,足夠了,不能瘋完。說實話,我很顧家,也很戀家,真的。

    路遇

    出門在外,計劃總是會不斷地更改,但沿途景點5A的必看,以下的視情況飄過。從洛陽出發奔成都,有人建議走二廣,嫌連霍線車多,我一瞪眼,咋地了,不能為俺高發做點貢獻呀!說歸說,我也有點小擔心,三門峽段,心里沒底兒,看看天色不錯,應該木事兒吧?澠池服務區剛過,堵車確實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,一堵就是5個小時,額滴天哪,還沒出灶火門兒,咋能這樣子呢,給點面子好不好?還好,車上柴米油鹽醬醋茶,成品半成品,一應俱全,夠吃三天,咱不怕,只是羨煞了路人。還有酒,晚上才能喝。

    不過這一堵,卻另有收獲。我們夜里投宿到了秦嶺深處一個偏僻小城寧陜縣,它屬于北亞熱帶濕潤型氣候,是中國南北氣候的過渡帶,長江、黃河水系的分水嶺,小城依山臨河,森林茂密,空氣清新潤澤,環境寧靜安逸,民風淳樸,獨具特色的烤魚……不說了,有點餓。若非此次堵車,恐怕今生無緣此地,在此小酌,靜享一夜。

    其實,旅途就像人生,在乎的不是目的地,而是沿途的風景和看風景的心情。

    到了成都,有好友已在等候,并說整日陰沉著臉的成都今天是破天荒地晴朗起來了,充滿了歡迎的味道,其實我倒是想感覺一下那種陰雨綿綿的天氣,來壓壓北方的燥氣。本打算去夜市上享受一把那種辣到嘴抽筋感覺,但好友的盛情卻讓人無法拒絕。蜀江春里食客潮,每一道菜的川香特色都表現的恰到好處,撐圓了肚皮仍是戀戀不舍,終于知道了啥叫正宗。美味配佳肴,醉眼朦朧中,行走在夜色的錦里,寬窄巷子里遺留下來的清朝、民國時期的古街建筑,殘存的石獅、石鼓和石墩、紅檐青瓦的四合院,處處都是這里往昔的縮影。川妹子們熱情好客,潑辣大方,看到我們一幫帶著長槍短炮的,更是擺著花姿任你咔嚓,完事兒了還留下QQ號提醒你把照片發給她,唉,真想不通,想當年,竟然有人樂不思蜀!

    不過,再濃烈的酒精也不能讓它麻醉你的靈魂,保留一份清醒和矜持,讓正能量主導你的神經,那是必須的。

    麗江古城

    麗江,一個夢幻的國度,散發著幾千年來久遠的悠香。

    一坐讓人發呆、迷失、流連的古城……

    當我們的車在古城外徘徊的時候,已是掌燈時分了,古城內柔柔的橘光映照著天空,路邊舉牌招攬游客的人們不停地向我們招手,最初很煩,后來索性就拉上一位直奔他在古城中的客棧,說好了相不中不住。古城里的客棧大都是兩層的實木閣樓,仿古廊檐建筑。這家大門上一對四角燈籠幽幽地亮著,兩邊一對石獅。推門進去,小院不大,左手近墻一座假山,邊上青翠蔥郁,與二樓垂下的青蘿相連,映著白墻,頗有水墨畫的味道。中間放著一個厚重的茶臺,雅致而古樸,邊上懸一搖椅,悠悠地晃動著。走上二樓,木地板咚咚發響,房間內干凈舒適,推開窗來,便看到天際星光依稀,感覺甚好。扔下行囊,全身撲進柔軟的被褥陶醉半刻,一解奔波之苦。房間價位適中,熱水、電腦、wifi、長話隨便用。伸個懶腰,洗把臉,便忘記了疲憊,下得樓來,老板沏好一壺普洱,兩杯下肚,頓覺腹中羞澀。呵呵,該用膳了。

    出門不遠,便有不少飯店,多以川味為主。長途的奔波,對清淡的思念與日俱增,忽然一家掛著“北方餃子”的招牌映入視線,頓時親切萬分,幾個人相視一笑,不約而同,魚貫而入,坐下來后都感覺有點沒出息,才出來幾天,都成這樣了。說實在,還是家鄉飯實在,先度度饑荒,不過都留了點位置,不能再犯錯誤了。

    漫無目的地順街而行,斑斕的夜色里,光滑的石板路上映照著遠處的霓虹,發出幽幽淡淡的光線,三三兩兩的男男女女,或結伴,或牽手,輕言笑語,來來往往地交織著,不緊不慢地尋找著那份屬于自己的最愛。

    夜的麗江,越深越醇。所謂艷遇,有人說那只是虛擬經濟而已。不過,五個北方漢子結伴掃街,十雙眼睛個個跟狼似的,鬼神猶避,想艷遇,夢中可以有。最繁華的四方街周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酒吧,到處都張貼著那些酸溜溜不著調的江湖侃語,酒吧內激情的喝彩聲和狂熱的舞曲伴隨著男男女女觥籌交錯的流影,視線被牽走了,趕緊拉回來,腳步停滯了,才想起自己只是個過客,一時間竟無法融入。這里,應該是拋灑青春的舞臺。

     

    櫻花美食廣場琳瑯滿目的納西風味牽著鼻子讓人邁不動腳步,可又不知該享用哪個,但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,蒙自過橋米線、東巴烤魚、臘排骨、八大碗、水燜粑粑、四川冒菜、納西族米糕、納西烤肉,樣樣誘人,每人選了兩樣,放在一塊擺滿了一桌,嘗嘗鮮吧。

    只顧拍照,不一會兒便走散了。不經意地走向一條清幽小巷,不遠處的酒吧里伴著吉他的和弦和羊皮手鼓的拍打聲,靜靜地飄出沉穩的男聲,磁性中略帶憂傷,仿佛在述說著什么,喜歡這樣的感覺,獨坐小飲,會有感悟,看了又看,怕挨宰,沒進。一街兩行的民族飾品讓你目不暇接,幾次想掏銀子捎兩件,可真不知道拿回來又能做什么。繼續前行,竟然有個書屋,靜靜的書吧里飄零著若有若無的音符,兩個女孩子安然地翻動著書頁,石板路上的喧囂與她們完全無關,門外小橋下悠悠的水流躡腳滑過,生怕驚動了誰。不知不覺中走出了古城的大門,門口小河里的水是從黑龍潭流出來的,兩只子母水車早已成為古城的標志,不知疲倦地記錄著古城千年來的滄桑輪回,在完成了歷史賦予她們的使命之后,如今仍沒停下她年邁的步伐,終日里重復著那永遠也走不完路。

    重新返回,換了一條線路。腳下是曾經的茶馬古道,石板路上久遠的光滑記錄了當年一隊隊的馬幫從這里經過,歷經磨難走向香格里拉,走向西藏的艱辛歷史。而如今,馬幫早已不在,熙熙攘攘的人流追溯著它的過去,繁榮著它的經濟,延續著它的未來,古老的文明與現代的輝煌,交織在這塊處處都是故事的土地上,真的讓人分外迷惘。麗江,這坐積淀了千年文化的古城,底蘊太深,真不是走一遭便能讀懂的地方,喜山樂水不求艷遇的我,在這樣的環境中,迷失了。嘿嘿,自詡了一下,但確實是迷失的找不到回客棧的路了,找了幾個來回,真的走不動了,眼看夜已深,只好打電話求助同伴。“我們都回來了,你在哪?”,“我也不知道,這街沒名啊”,“哈哈,知道你艷遇去了,沒事兒,明天都準備睡懶覺,你慢慢玩吧!”,電話掛了……,我要回去,我是清白的!

    來了,便會離開,離開,才能再來,再來,不帶這群狼。

    那誰,你怎么看?

   雪山偶遇

    趕往玉龍雪山的路上,心情猶湛藍天際下飄浮的朵朵棉花糖一樣,無拘無束,自由自在。銀白色的雪山主峰遠遠就閃耀著熠熠的折光,有點晶瑩但不剔透的感覺,看得清,雪并不多。陽光下,云朵投影在翠綠的山巒上,斑斑駁駁,輕拂著起伏的山勢緩緩游走。甘海子牧場的草甸和低矮的松樹相互點綴著,向山腳下延綿。乘坐的雪山大巴通過茂密的松林到達了海拔3300米的纜車換乘點,在這里坐索道升高到海拔4500米的山腰,再徒步至海拔4680米的最高觀景臺。我們5人魚貫而入了一個車箱內,里邊已有兩位美女。

    纜車快速提升著高度,耳膜發悶且不時地發出嗑瓜子的響聲,腳下挺拔的長著胡子、帶著白斑的冷杉多了起來,我們幾個賞著美景,用家鄉土話相互調侃著。相對而坐的兩位女孩也不說話,不時舉起手中的小卡喀嚓著。人說,外出旅行,墨鏡是必不可少的,鏡片后的眼神,海闊天空,不僅可以看風景,也可以看風景里的女子。其實,大老爺們兒,看看美女也不算丟人,只是眼睛別跟刀子似的,脖子也別伸太長,老下菜。身邊的兩位,二十多歲的樣子,個子不高,身材不錯,氣質挺好的,穿著同一個款式的紫紅色沖鋒衣,戴著太陽帽。正打量呢,同行的老那(網名)便開始搭訕了,問美女能不能聽懂我們的土話,人家說,能啊,俺是鄭州類,頓時大家一臉驚愕,太囧了吧,江湖險惡呀,這倆年紀不大,城府挺深的,大老遠的,聽到如此親切的鄉音,竟不搭理!原來她倆是……(待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系統平臺

站內調查

最希望獲得路況信息的方式是? 投票查看
股票行情600326
宝贝计划app官网 澳门娱乐 中信彩票网站首页 极速时时是骗局吗 重庆时时开奖网站 金殿国际棋牌 北京pk10计划 赛车北京pk10现场直播 pc蛋蛋28平台 宝盈集团bbin网址大全